中须かすみ

头像是@麤画的!超可爱er

菊发804生日快乐

撸哥给我的贺文羡慕吧(sjb

作为世界第一帅 本喜羊羊有话要讲

给菊发佬的贺文,804生日快乐啦

最赤文,老长一段废话放在最后面

ok




对于最原终一来说,那一天仍旧是个朦胧的梦。



八月中旬的微风总是挟携着几缕让人倍感烦闷的热气袭来,悬挂在这碧蓝的苍穹正上方的大火球正狠毒地蒸腾着整片慵懒的大地。知了似是被烤得难以忍受,连它最喜爱的协奏曲也懒得开口唱一个音符。不过对于最原终一来说,所幸的是,这一天恰好是个休息日,他倒也不用为了办理事务而出去被火辣辣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炙烤。他总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在床上神游上一整天,好来迎接又一天的繁忙;只可惜命运像是在捉弄他一般,给他带来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

“啊,最原君,早上好。真是不好意思,在休息日造访。”

赤松枫。

最原终一打开门的瞬间,先听到的是最为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他自然是吓了一跳,映入眼帘的是莞尔笑着的赤松枫。

“...啊、嗯,没关系。赤松桑,早上好。”他支支吾吾地问候着赤松枫,腼腆着一张脸。按照这样的反应,论谁都能看出来最原终一内心的小九九——无可置疑的,他喜欢着面前这个女孩子。

要说喜欢的时间,掐指算算差不多也有几个年头了。刚与她见面的时候,就被她超高校级的钢琴才能所震撼到了,从那以后便不由自主地悄悄关注着她。可能是他上辈子请月老喝了趟酒,积了德,他如愿以偿地与赤松枫成为了自己理解中的好朋友,并且一直享受着这样难得的关系。

赤松枫略微歪了歪头,开口说道:“最原桑忘记了吗?约好今天一起出去玩的哦?”

“...!”

看着最原终一摆出来一副明显是真的忘了的样子,赤松枫只好忍耐住自己的笑意,故作生气道:“你看你——真的忘了!”随后,她十指交叉,又没好气地道,“真是的,可以先给客人进一下门吗?侦探先生?”

最原终一心里的那道防线彻底塌了,实实在在地塌了。面对自己心仪的女孩,居然做出那么多让自己难以置信的举止来,说起来真的是有些丢脸。“抱、抱歉!”话音未落,他赶忙侧过身子,给赤松枫让道。

“最原君真可爱呢。”

赤松枫突然没来由地嘟囔了一句。



最原终一作为一个侦探,独自一人居住在繁华地带中因简约而小有名气的高级公寓里,因此房间偌大却又冷清,家具简简单单的只有几件套。他却是乐在其中,毕竟因为工作而需要较为安静的环境;但是也有人难以理解,百田解斗就曾经对着这样的一个家说过:“侦探的乐趣根本就不懂啊,家就是要热热闹闹的才好!”

赤松枫来到之后也小小地惊呼了一下——真的是出乎意料地简单。

“最原君的家...怎么说呢,还真是有最原君的风格啊。”

“诶?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那让侦探桑好好猜一猜什么意思吧!”

她故意不透露出这话到底是个什么说法,只是狡黠地笑了一笑,再也没多说些什么。

最原终一看着这样的赤松枫而缄默不语,满脑子却只有“可爱极了”的想法,只好偏过头不让她察觉自己早已羞透了的脸。

赤松枫暗暗觉得好笑,但是也不轻易揭穿他这样的做法,只是不着痕迹地转移了个话题:“我说啊,最原君,去哪里玩好呢?”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似的,她又忽然击了一下掌,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外面的天气这么热,不然还是待在最原君家里好了!”

“嗯....嗯?!”

“就是字面意思哦?”

“可、可是...”最原终一微微低下了头,结结巴巴地推托,“嗯、嗯...还是不要了吧...我家里太简单了。”

赤松枫并未回答,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过了一会儿才徐徐开口道:“...最原君,听我说。”这次她的语气一反常态,变得十分地温柔却又携着些许的无奈,软软地又接着说下去,“最原君,想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呢?”说完之后,她自己却莫名其妙地苦笑了起来。

“赤松桑...”

赤松枫不理会最原终一弱气的回应,垂下眼眸自顾自平淡地说着:“其实我啊...喜欢你很久了。“她因多年弹奏钢琴而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粉紫色的褶裙,额头上冒出了几颗豆大的冷汗,罕见地紧张了起来,“难道你没有察觉到什么吗?”

“......!!”

她仍旧对于最原终一的惊讶视而不见,只是气恼地鼓起了脸,双手环抱说教般怒气冲冲地开口道:“作为一个男孩子,怎么是这样的!”然而她又再次羞涩了起来,“嘛,不过...对于这样的最原君..我也还是蛮...”

“喜、喜欢的......”

越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弱,最后一个字眼干脆就已经听不清了,可是最原终一可是实实在在地一字一字地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却像是被一根针定住了,整个人怔在原地,一副不可思议的姿态。

赤松枫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对最原终一造成了什么影响,凝视着他默默等他开口,却只能看见他像个傻子一样愣在那里,终于忍不住大喊:“不要像没听见一样!超——难为情——”话音未落,她也因害羞涨红了脸。

最原终一这是才彻底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听到了的确乎是赤松枫的告白。

枫的告白。

告白。

白。

“唔诶、嗯!我、我——”

最原终一此刻也是满脸羞红,再不好意思接着说下去,但他明白有些事情总是要在合适的时机说出口,并且如果再不开口,也让赤松枫蒙羞。

“我也喜欢你!”

他自己也不敢置信,居然真的将这一句埋藏在自己心里多年的话吐露出来,紧接着也联想到这句话会让他们两个走向如何的结局——他更加难以自容,甚至想要挖个坑埋了刚才的自己。

但赤松枫仿佛是心里那块石头落地了一样松了一口气,只是平静地说:“这样吗?太好了。“她旋即又提出一个让最原终一想都不敢想的请求,”最原君,可以抱一下我吗?”

“嗯,嗯......”

到了这种地步,哪里还有什么让人拒绝的余地,这样只会徒增尴尬而已。最原终一走向赤松枫,低下头,因过度紧张而战战兢兢地轻轻环抱住了她,她却紧紧地抱住了最原终一。他亲身感受到由赤松枫传递而来的温暖的体温。

“紧紧地,抱住我吧。我想更能听到,最原君的心跳声。”

于是他们相拥得更紧了起来。

“像我想的一样,你的心跳声是如此的美好,带给我超乎想象的勇气。”

“我喜欢你,最原君。”

最原终一闭上双眸,在赤松枫的耳边,低声说:

“我也喜欢你。”



那一天赤松枫所表达的话,对于最原终一来说,仍旧是个朦胧的梦。

看着赤松枫在他怀中酣睡的模样,他用让人难以发觉的音量轻轻说了一句。

喜欢你。








好的这里是一些说明。

对明明是生日贺文可是却这么短做出道歉。

首先是对文里一些可能是bug的地方做一下解释...第一次写最赤文,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对于他俩的性格拿捏得准不准,于是看了一下其他最赤文里面他俩的表现以及LH里面他俩的片段,于是脑洞就从LH那边开了,后半段有台词和抱抱的场景是借鉴了LH的,在这里说一下啦。

看LH里面最原的情商真的..额...所以我就....(ry貌似还有情商为负的设定啊我不知道我从哪看来的要是没有就打死我吧。

文笔菜所以病句之类的毛病出现就不多说了,就是枫妹突然跟最原告白很突兀可能与前面衔接起来不好,原因只是她是出于自己的感觉才这样子做,毕竟不可能每个人的告白场景都是那种计划好的,枫妹看起来不像那种会在心里谋划的..(ry

以及关于为什么那么短而且到最后越来越?迷,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好像很会烂尾。抱歉。




你们有谁来点图吗,文也可以。好了我知道没有(。